未来LNG燃料动力船将突破重围

日期:2015年9月23日 19:46

  LNG作为一种低排放且相对具有成本效益的未来商用船舶燃料,催生了造船业的开发浪潮。正如同柴油机车迅速取代了蒸汽机车,航运业也将面临着类似的燃料转变。而鉴于LNG燃料在尖端设计、成本价格、环境保护等方面都具有较大优势,航运业将逐步应用LNG作为船用燃料。未来,LNG燃料有望获得大量应用。
  
  新加坡和韩国大型造船厂正在努力挖掘潜力打造新一代货物运输船以满足自2020年起开始执行的船只排放新要求。
  
  国际海事组织已经宣布,2020年将施行新的船只排放标准,从而降低全球范围内除北美及北欧硫化物排放控制区以外的海洋船舶燃料含硫量上限。
  
  据世界航运理事会称,预计2018年最终确定的号称国际海事组织三级排放标准的实施时间,2020年以后相关影响或将逐步呈现,届时全球硫含量限制将降低至0.5%。
  
  石油公司目前已经研究出含硫量低的船用轻柴油,这类燃料可以满足排放新标准的要求。即将实施的燃料硫含量限制要求将导致燃料成本上升。
  
  韩国大宇造船及海洋工程产品战略部的总经理StephanoHeo指出,相比含硫量低的船用轻柴油,液化天然气(LNG)则更受欢迎,主要是因为LNG的价格仅相当于聚合油价格的几分之一。
  
  新加坡、韩国政府大力扶持
  
  目前为止,包括新加坡和韩国在内的重要港口开始致力于发展LNG储存终端。
  
  新加坡和韩国政府拓宽政策及财政支持,鼓励船只所有商和造船商投资LNG燃料船发展。
  
  其中,韩国政府宣称,其计划已久的LNG存储计划将从2018年开放统营(韩国地名)天然气端口开始展开,以支持LNG燃料船制造业发展。
  
  号称亚洲首家液气燃料客船Econuri已在韩国问世,这种客船依靠三星重工研究出的LNG燃料供应系统运行。
  
  为刺激LNG仓储需求,去年十月份新加坡海事港务局宣布,投资LNG燃料船建设将获得政府高额奖励,其中6艘LNG燃料船舶每艘将获得高达200万美元奖励,进行安全程序与标准测试。该奖励政策大大加快实现新加坡成为LNG贸易中心的最终目标。
  
  企业对LNG燃料船倍感兴趣
  
  ▲韩国“STXKolt”号LNG船
  
  据韩国交通部高管称,由于当前油价低迷,油公司不得不降低开发成本,这样使得船只使用率下降,海底钻探设备供大于求,目前已经有钻井商纷纷打听LNG燃料钻探船,尽管这种钻探船从预约到出厂需要等待一些时日。
  
  但是,由于钻井商往往都是与石油公司签订海上补给船承包合同,由石油公司提供船舶燃料,所以有些钻井商对LNG燃料船的投资并不感兴趣。
  
  自今年1月1日开始,北美及北欧硫化物排放控制区(ECA)内船舶,船用燃料含硫量上限已从1%大幅缩减至0.1%。受此影响,活跃在这一地区越来越多的船主开始将目光投向LNG混合燃料船。
  
  早在2011年,哈维海湾国际海运有限公司就宣布将在美国分厂建造LNG燃料船的决定。在北海挪威地区,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在二月份宣布延长SkandiGammaLNG燃料船的使用期限。SkandiGamma于2011年在挪威KlevensVerft地区首次成功交付,号称当时体积最大的LNG船。
  
  2015年7月,新加坡胜科海事集团成功拿下荷兰HMC公司制造世界首艘LNG混合燃料半潜式起重船(SSCV)的订单。
  
  HMC公司制造的LNG混合燃料半潜式起重船是满足船主要求专门定制的船只。据了解,北海和韩国首艘LNG燃料船的运行目前主要依靠卡车装载的LNG为燃料。
  
  考虑到未来船只需求,新加坡KeppelOffshore&Marine公司研发一款新型LNG双燃料ASD拖船,拖船承载力为65吨。这种新型ASD拖船可容纳两个706.2立方英尺(20立方米)的便携式LNG存储罐。此外,它不仅可以用于港口运行,还能用于海底支持。
  
  ▲Keppel公司LNG双燃料系统ASD拖船
  
  作为韩国液态天然气燃料库协会成员,两家韩国造船厂参与制造LNG储存试行船,以方便统营(韩国地名)首个LNG存储终端和韩国群岛之间的货物往来。
  
  据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Heo称,预计统营燃料储存船是一艘LNG船,与大型LNG船相比容量可能比较小,但Okpo(统营一地区)地区的造船厂对任何型号的LNG船都感兴趣。
  
  韩进重工公司釜山研发中心也研发出三款新型用于燃料存储的LNG船,体积6500-18000立方米不等。总的来说,韩国顶级造船厂DSME和三星重工都从LNG船制造和LNG燃料系统供应方面获利颇丰。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